EN [退出]
酷开电视派>中国新闻

_吉林一男子杀害7女1男 称只想为妻子留一点财产

2017-11-20 10:13

张舒红家就住在这里的一楼

张舒红曾用过的车

吉林市东市场附近的劳务市场

已核实遇害者身份

李亮亮

2009年5月遇害,男,24岁,长春市人

刘凤杰

2010年7月9日遇害,女,42岁,桦甸市夹皮沟镇人

庞淑云

2010年7月24日遇害,女,55岁,吉林市昌邑区人

张金娥

2010年8月2日遇害,女,49岁,吉林省安图县人

皮亚坤

2010年8月12日遇害,女,53岁,吉林市龙潭区人

8月份,吉林市警方连续接到4名妇女失踪的报案。经查,几名失踪妇女均是在吉林市东市场附近的劳务市场内失踪。事件引起警方的高度重视,成立了专案组,通过大量走访对案件进行侦破。8月19日,犯罪嫌疑人张舒红和李艳秋被警方抓获。据嫌犯张舒红供述,自2009年5月,他以图财为目的,先后杀害7名妇女和1名男子并碎尸。

案发

劳务市场保姆频繁失踪

8月9日,吉林市站前派出所接到一名女子报案。“我母亲在劳务市场找活后,就没了消息。”报案时,该女子焦急万分,她称母亲叫张金娥。随后,她又在母亲失踪的吉林市东市场附近的劳务市场张贴很多寻人启事,但依旧没有效果。8月14日,警方再次接到一妇女皮亚坤失踪的报案信息。仅仅几天时间,吉林市警方连续接到4名妇女失踪信息。

在进行了解时,警方发现这些失踪人口全部为女子,且在劳务市场以干保姆为生。警方在梳理这些信息时发现,这些失踪的待聘妇女,大多家住农村,且家庭离异。警方马上将掌握的失踪人员信息上网查询,并通过走访劳务市场知情人及失踪人员家属,围绕失踪人员身份、接触关系等情况展开调查。

重视

公安局长批示 成立专案组

这些妇女在劳务市场相继失踪,引起吉林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黎海滨高度重视并批示:“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是公安机关最重要的职责,尽管没有杀人、绑架等刑事案件的线索,但4名妇女相继失踪的背后,是否隐藏着违法犯罪的黑手,公安机关应高度重视,认真调查,查明事实真相。”

吉林市警方迅速成立了专案组,抽调精干警力,分五条主线对近期失踪人员全面展开调查:一是将失踪人员信息全部录入全国失踪人员信息库,并寻找失踪人员近亲属采集血样,作为DNA鉴定标本;二是查找、调取劳务市场周边地区所有用工人员信息;三是走访失踪人员亲友及雇主,详细了解失踪人员体貌特征、着装及生活习惯;四是走访劳务市场及周边中介机构,注意发现是否还有没掌握的失踪人员;五是与失踪人员家属详细座谈,力争发现有价值的破案线索。

调查

一名“瘸子”将人带走

警方在调查时发现,除后来找到的妇女外,其他三名妇女的失踪时间分别为7月9日,7月19日,8月2日。警方对失踪妇女家人询问时了解到,三名妇女失踪前都曾与家人或朋友联系过,且都曾提起,她们在劳务市场找到雇主后,最后都到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附近干活。至此,警方将排查重点放在延安街附近。

此外,警方对皮亚坤家属进行了解时获悉,皮亚坤在8月12日找到雇主曾回过家。“雇主是个瘸子,人挺好的。”这是皮亚坤最后与女儿的对话。皮亚坤的女儿告诉警方,母亲曾提起,雇主家在延安街附近,房子要动迁了。

根据这些情况,警方的调查方向调整为:一名50多岁男子,身体有残疾。8月15日,警方开始对延安街这一区域调查。8月17日,警方初步确定延安街附近铁路住宅铁东南区的两名男子有嫌疑。

抓捕

嫌犯家发现血迹和赃物

在调查时,为不引起嫌犯怀疑,民警乔装收水费或社区人员,对该区域进行调查。经过进一步摸排,警方最后确定在铁路住宅铁东南区16号楼的张舒红有重大嫌疑。而后,警方对张舒红进行布控。但警方很快发现,那几天张舒红已经离家到吉林市船营区搜登站镇其岳母家居住,张舒红的家里只有其前妻李艳秋在家,而李艳秋还有其他住所。

8月19日14时,警方决定对两人进行抓捕。“抓捕很顺利,他没有反抗。”民警介绍说,抓捕分为两组,第一组张舒红被抓后,第二组马上对李艳秋进行抓捕。民警说,李艳秋被抓后,特意将狗食盆装得满满的,并给狗添上水,她请求民警别让这条她养了多年的狗饿死。

在张舒红的住处,警方缴获作案用的菜刀一把、斧头一把、尼龙绳一条;在其厨房和地板上发现残留血迹;在其后院的一块砖头下面,搜到金项链、手链等赃物。

审讯

拒不交代 编造多个版本

“他心理素质很好,智商高,很傲。”吉林市昌邑区第五责任区刑警队教导员刘宇鹤,参加了对张舒红的审讯。开始审讯的时候,张舒红表现得很轻蔑,对于民警的讯问起初百般抵赖,不承认杀人。

“我卖了三个女的,卖到丰满了。”19日17时许,警方开始对张舒红进行审讯。张舒红称,他在丰满认识个男子,他将这些找来的女子卖给这名男子,每卖一名女子可以得到2000元。

到20日凌晨1时许,张舒红又改口称,自己杀了一个叫皮亚坤的,是被自己带到丰满后,在桥上推下江水里的。

可在随后的时间里,张舒红对这起杀人案件又说出了两个不同的版本。

20日2时,张舒红承认自己杀了三个人。“这事我妻子不知道。”张舒红强调。他称,杀这些人是为了与她们发生关系。

案情披露

杀7女1男并碎尸 案件被列为“部督”案

经过两天的突审,犯罪嫌疑人张舒红最终交代案情。

自2009年5月,张舒红就以图财为目的,先后杀害7名妇女和1名男子并碎尸,部分妇女遭受了性侵犯。共在被害人身上获得赃款赃物折合人民币3万余元。而这些钱,张舒红并没有挥霍。“他平时很节俭,不吃肉。”办案民警说,张舒红曾说过,“一条线裤你能穿两年,我能穿五年。”

警方经过血迹化验和DNA比对,现已核实4名妇女及1名男子被张舒红杀害并碎尸,其他案情正在进一步梳理中。目前,张舒红案件已被列为“部督”案件。

想给妻子留点财产 开始图财害命

张舒红,51岁,身高1.60米,本身患有小儿麻痹,虽然腿部有疾病,但上身很壮,与父母同住,其父亲为高级工程师,每月工资都贴补张舒红一家用。张舒红也曾在多年前开过饭店,但后来因多种原因生活每况愈下。

张舒红的前妻李艳秋以前也是一名保姆,是张舒红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雇的。后来,张舒红的父母相继去世。“她对我家很好,功劳很大。”在张舒红看来,他与李艳秋感情很好。

几年前,在一次偶然中,张舒红算命时听说,自己活不过53岁。当时张舒红患有糖尿病,身体本身就不好,他认为算命说的很准。他想在死之后,能给李艳秋留下点财产,让她生活好些。于是,在2009年开始,他便预谋以图财为目的的害命。

登报算命 叫妻征婚 事先想过多种害命手段

为达到图财害命的目的,张舒红曾经想出很多办法。他知道,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必须将被害人带回家里才能下手。

2009年3月份的时候,张舒红在报纸上登广告给人算命。当年5月份,一名叫李亮亮的24岁男子找到张舒红,请其帮自己转运。24岁的李亮亮并不知道,他成了这起案件中唯一一位被害的男性。

张舒红先让李亮亮办了一张银行卡,而后骗其喝下带有安眠药的水,然后将其杀害碎尸,在其身上只得到20元钱。“我登广告就花了240,结果却只得了20元。”时隔多年,张舒红仍记得当时“亏本”了。而后,他先后两次给李亮亮家写信,一次称李亮亮生病,一次称李亮亮被人绑架,向李亮亮家人骗钱,但都未得逞。

张舒红认为这种方法不行,他又想出让妻子征婚,找男子回家后杀害。为此,张舒红特意在2009年下半年与妻子办理了真离婚。但事情并未向他想象的方向发展,张舒红再一次改变“策略”。最终,他将目光瞄准了劳务市场的保姆。

算命为由 骗人喝下放有安眠药的水

在张舒红看来,劳务市场的保姆多半为单身,且与家里不经常联系。据犯罪嫌疑人张舒红交代,他在2010年7月9日,7月24日,8月2日,8月12日,分别杀害刘凤杰、庞淑云、张金娥、皮亚坤。

“他给她们算命,骗她们把带有药的水喝下。”民警说,这些妇女被张舒红带回家后,张就给她们算命,并说她们有灾,给她们三道符,其中一道要烧成灰后就水喝下。而在事先,张舒红就已经将带有安眠类性质的药物放到水中,妇女喝下后,半个小时便可入睡,而后张舒红再将其勒死并碎尸。

据介绍,张舒红每次作案时,都不让李艳秋在屋内,他为此还特意给李艳秋在另一处租了房子。就在张舒红被抓前,8月16日,他将父母留下的近2万元财物及房子都转到李艳秋名下。

“他问李艳秋,家附近最近来没来警察。”办案民警说,被抓前张舒红似乎自己有所感觉。

李艳秋曾购买作案工作 是否参与杀人待核实

据介绍,张舒红雇佣保姆并非全在劳务市场自己找,有的保姆他也通过中介。但从整个案件来看,从正规中介介绍给张舒红的保姆,没有一个被其杀害。

此外,办案民警介绍,张舒红有时也让李艳秋到劳务市场雇佣保姆。此外,李艳秋还帮助张舒红购买了作案工具,并将作案后得到的金银首饰进行变卖。目前,此案涉案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和被害人的查找、鉴定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至于李艳秋最终是否参与杀人,或是否看到张舒红杀人,存在涉嫌包庇等罪行,警方还要经过进一步核实才能最后确定。

据了解,张舒红碎尸后,将有的尸体装入塑料袋抛入江中,有的尸体煮后扔进下水道。

走访嫌犯邻居

女子晚间不敢独自进楼

17日、18日,记者两次来到犯罪嫌疑人张舒红家附近。张舒红家住一楼,记者透过窗户看到,张舒红家里的地板及厨房的地砖都被撬了起来。

“究竟杀了几个人?”邻居纷纷猜测,甚至有人问张舒红是不是把人吃了。

“挺好个人,平时很有礼貌。”邻居告诉记者,张舒红家在当地是老户。很多人都认识他,他平时总是笑呵呵的,看到人都很有礼貌。

“下雨了,你家的棚子漏了,有没有啥怕浇的啊?”一位邻居说,这是张舒红与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邻居告诉记者,头几天,警察来张舒红家,邻居们才知道这事。在张舒红家楼上的租房户,听说此事后,马上就退房搬家。“房子还没到期呢,人家就不住了。”邻居说,现在在附近居住的女子都很害怕,晚上回家都不敢独自进楼道。

另外,有居民告诉记者,张舒红曾经有一个女儿。张舒红与前妻离婚后,女儿曾跟着前妻生活。后来张舒红的父母去世后,女儿就又跟着他生活。“大约11岁时失踪了。”邻居说,这个女儿好像不是张舒红的,大约在1998年的时候就再也没看见过。

走访劳务市场

许多人不愿谈及此事

17日,记者走访了张舒红带走保姆的劳务市场。

该市场位于吉林市东市场附近,离吉林火车站很近。“前两天这里还有人来寻人呢。”见记者打听保姆的事情,一位等活的男子说,他听说有保姆失踪了,好像被人害了。对于具体事情,男子并不愿多说。记者一连询问几人,大都表示知道此事,但不愿多说。

据该劳务市场一名妇女讲,她曾见过张舒红。“不知道叫啥,就知道是个瘸子。”女子说,前些天,总有一个瘸子来找保姆,有时候头一天找完,第二天又来找。

“他说人家不干了,走了。”这名女子说,因为该市场人员比较复杂,没有人注意这些保姆的去向,见到有招工的人,便又会有人上前询问。

应聘者不愿到中介找活儿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吉林市有两个大型的劳务市场,一处在东市场附近,另一处在吉林市桃园路附近。在东市场附近劳务市场找活的人以保姆和力工居多,但多数人都不愿通过中介找活。

“那得花中介费。”一名中介人员告诉记者,按照惯例,保姆工作的工资在1000元至1500元之间,通过中介找工作时,需要雇佣双方登记身份证明,雇佣后,还要向中介机构交纳100元左右的费用。但就是这笔费用,让很多人不愿到中介。“有的在中介接触上了,出门就私自联系了。”中介人员说。

警方将继续规范劳务市场

案件破获后,吉林市警方就当前劳务市场等从业场所人员流动量大等问题,结合中央政法委部署的“三项重点工作”,从“社会管理创新”的角度,开展了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集中解决劳务市场的开放性、用工的随意性问题,加强对劳务市场流动人口的常态化管理,不给犯罪分子可乘之机;二是集中解决中介机构对人员信息不登记或登记项目不全等问题,加强中介机构的劳务信息登记;三是集中解决雇主与被雇佣人之间为减少中介环节而单独见面洽谈雇佣事宜等问题,对劳务市场流动人口管理的薄弱环节进行综合整治。

据了解,在该劳务市场,还有3名女子失踪,但是否与本案有关尚不清楚。

(本组稿件 记者 亚东 文/摄)

当前文章:http://o9ztk.szielang.cn/shehui/20171115/eqri9.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0:13

无主之地2好玩吗  男子直播喝农药  贩妖记txt下载八零  尧怎么读  惊天危机电影完整版  尸油在线观看完整版  黑米减肥法  大好时光艾琦结局  rolly  安琪拉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吉林一男子杀害7女1男 称只想为妻子留一点财产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格林童话里有哪些故事